侃二轻

我有一百首情歌和一句诗,见到你都遗忘在四月的丁香里。

©侃二轻
Powered by LOFTER
 

【双黑】骨子里的骄傲都是僵直古板的碳酸钙

骨子里的骄傲都是僵直古板的碳酸钙


文/侃二轻


中也现在躺在床上,双眼被纱布缠绕,我无法看见他曾经的张扬与狂气。于是我开始回忆他的眼睛,蓝色的,我想。哪本科普类物理书告诉我真正炽热的恒星发出的光芒都是蓝色的,在那一片深沉无梦的黑暗中燃烧喷涌,周身被射线包围,经过膨胀,超新星爆炸,高速的旋转,它于是倾斜向一边,被扭曲撕扯,要么变成怪物,要么永远暗淡在其他夺目的宇宙视觉紊乱中。不对呀,我拍拍脑袋,中也眼睛的蓝色绝非欧洲贵族隐匿在日光下的浅色,他的眼睛来自马里亚纳海沟,或许在温柔时不过是泛起微波的一汪海洋,在珊瑚礁中温柔眷念地呼唤着你,危险时却是来自深海的鲨鱼,齿间回味着血腥味,我不会为他...

 

【双黑】黑暗出自王座

随便写的。给大家拜个早年。明年见。


既然黑暗出自王座,就让光明从坟墓里出来!


文/漆七


中原中也第一次杀人是在他十岁时,和太宰治组成搭档的第一次任务中。

那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死了也不会被任何人记起并为他感到遗憾。太宰治拿枪指着那人的前额,而中原中也手掌摩挲着粗糙的刀柄,锋利的刀刃隔开那人颈部柔软的皮肉,温热猩甜的血液喷溅到他的脸上。中原中也想从衬衣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他几乎没用过几次的丝质手帕,但手指的剧烈颤动让他只在灰色的马甲上留下几道深色痕迹。这时太宰治递给他一块叠得方方正正的白色手帕,中原中也接过,也不说谢谢,他小声地告诉太宰治自己...

 

【双黑】一封情书/A LOVE LETTER

视您喜好而定。许久不写东西手生到可怕。太中中太均可。个人偏向中太。

一封情书

文/漆七

中原中也点燃了几根蜡烛,固定在那个银色的古旧的烛台上,橘黄的昏暗的火焰在这片漆黑的凝固中显得微不足道。他从衣袋中摸出一张揉皱的纸,将其铺平在坚硬的实木桌面上,那本该是张粉红色的纸,而现在被烛光染成昏黄。

他从羊绒料的风衣口袋中摸出一支钢笔,黑色镶金边的,样式奇特而古老,像是该在存放爷爷遗物的红木箱中出现的。他接着摸出一瓶墨水,玻璃瓶装的,握在手里透过皮质手套还能传出银针般刺痛的冰冷,拧开后从瓶口逸散到空气中的气味想矿物和灰尘的混合物。他全身的细胞都蠢蠢欲动。

装完墨水他就开始写了,断断续续地。他还...

 

【双黑】诚似我心

题目是想到了寒山子的一句诗,如果可以的话请配BGM食用!

其他短篇请戳头。谢谢。

BGM-Amazarashi-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诚似我心

文/漆七

太宰治第一次见中原中也是在十岁,他那时阴阴沉沉不好接近,实在看起来和他的年龄不符。那时中原中也没现在这么张扬无畏,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孩子,还带些腼腆地和他打招呼。尾崎红叶和森鸥外相视一笑,说以后你们就是搭档了。太宰治先哼了一声,说我不要和这个小鬼搭档呐。森鸥外闻言低头冲他一笑,说中也君的能力非常可靠,一定能帮到你很多。言外之意是不接受这个搭档有你好看的小子。不得不说森鸥外这个类人生导师在太宰治小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点威慑力的,于是他乖...

 

【双黑/FIN】生而为人

全文无虐点。白开水里泡着的蜂蜜馅饼。

生而为人

文/漆七

01

中原中也不喜欢住在隔壁的太宰治。准确来说是讨厌。

初次见面时他们不过十岁。双方父母身着盛装温柔地说:这是治君,这是中也君,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要好好相处哦。来,打个招呼吧。

我是太宰治。比他稍微高了一点的黑发男孩向他伸出手。中原中也狠狠瞪了那只手一下,手指白皙修长,好看得不像这个年龄的孩子应有的。我是中原中也。他把声音闷在围巾里,消散在十二月干冷的空气里。中原中也握住那只手,太过冰凉,让他有些后悔将缩在和服袖子里的手伸出来。

你的和服好难看。他听到太宰治用轻柔的声音说,像在说晚安。

你的黑西装才是,像送葬一样。他毫...